神奈川百年

人世间之所以还有秩序,那是因为爱的存在。

黄泉樱 
原曲Meiko大姐。
依旧日文及其搭配为歌词。
殿堂作,请务必听一下,QWQ。
  


石切丸.女审神者
审神者无名,放心食用。
女审神者与石切丸一子设定。

 


“今天有书信过来!”
黄昏时分,渐染红霞的小路,鸟雀归巢,云雾尽散。
一名信使快马到此。
遥远的夕阳渐渐沉落。
“难得那位大人有书信,辛苦您了。”长谷部礼貌地打理了相关事宜,并为信使换马。
“暂用这匹。”
紧紧握住这书信,抬眸远望那远方视野之中的平静江水。
非常和平的一天,然而本丸并不会因此多些欢乐生机。
短刀门早已无力玩耍,每天静静地躺在房间休息,甚至只听得见微弱的呼吸声。
小小的快乐的孩子们啊。
已经不再能够跳跃起来了。
太刀们还能走动,但并不多说话。山伏国广等人被迫停止了修行,因为太过衰弱的灵力,如果不再加以保留,怕是顷刻灰飞烟灭。
狮子王偶尔会笑一笑,然后归于安静。
......除了小孩子们,刀剑们基本可以活动。
好在并不是非常大的本丸,不必担心本不应有的危险。
......
石切丸恍惚间回神,起身为薄纱灯添了些油,于夏末的微凉夜风中小心地拆开这坠有红玉流苏的双鲤信笺。
依旧如此的字迹映入眼帘。
“石切丸 亲启:
多日以来身体状况不太稳定,但请不要担心。自从那次离别之后就已如此,你是知道的。战事不知何时结束......你近来可好?近来十分挂念分别多日之后的你,天冷请加衣。
好好吃饭。
另外,那个非常爱哭的孩子,务请父亲大人多加照顾了!”
如此完了。
并不算长的一封......家书?
他的主上前些日子受时之政府召命,加入了遥远地区的战争。
使用的刀剑并不是他们,为何缘故他们并不清楚。只知道主上离开时没有哭,告诉他们不会很久。
那是个温暖的春日。
望着黑色骏马远去,少女却未归。
一日,两日。
四个月过去,主上偶有书信,却字句简短,不大提及本丸之事务,并会特意封好专赠与他的那部分。
漆色完整的赤鲤笺是几个月来他的唯一慰藉。
多方打听前线之人,方得知,她那一部分地区战况始终不太乐观,多是疲劳虚弱之辈。
孩子吗?
本就是数夜欢好之后的爱情结晶,这一点他非常清楚。
孩子非常可爱,是他最重要的宝物,一直得到他深切的关怀疼爱。
自然不必担心,多说一句不过是身为母亲的挂念罢了。
小小一只,非常爱哭,却又常常喜欢钻在大俱利江雪宗三之流身边,对方话不多,一天下来,没准还被吓得嚎啕大哭。
最后往往是被光忠苦笑着抱回自己的房间去。
本丸的母亲啊。
思绪渐渐地清澈些,循着远方神社的太鼓与笛声,望向无尽遥远的灿烂明月。

 

“您在难过吗?”
一盏荷茶险些洒落,他倒也没有什么表情,望向身后方向。
是宗三左文字,意外地,并不是什么多言之辈。
“果然没错,您早已是她所编织的爱情之笼之中的一只笼中鸟了。”
“是啊,不过好在圣洁得很,无须在意。”
并没有人理会这所谓圣洁的意思,宗三坐下来。
“多日以来大人没有书信了,您作何打算?”
他能做什么打算?
本丸灵力几乎完全散去,小孩子们仅存本体,若是主上再不归乡,他们只会成为无灵魂的死刀。

孩子们的房间灯盏长亮,温和的暖黄色,夜夜寂静无声。
每晚他都会长久地驻足于他们的房前,拉开门,说一点话。后来为了节省一点体力,只是注视一会儿。

 

安静的孩子们啊。

日常地他会一一夜间巡房,看一看大家身体状况如何,是否还能安睡。
光忠和青江、狮子王,后来是山姥切国广,也常常帮忙照顾那个夜夜哭闹的小东西。
“啊——不要哭,看看这个,可爱吗?是太郎送给你的!好看的小兔子的布偶!大俱利有参与缝制工作!”
小小的孩子不懂事,挥着胖胖的小手,紧紧抱住玩具。望着他们,眼神清亮,破涕为笑。
啪嗒啪嗒地拍着手,望着他们快乐地笑着。
“这样才好!非常像你美丽的母亲!”
青江满意地说。


这都是后话了。


“主上的书信!”
这样本丸常常会快乐许多天。
每次,每次,短刀部屋再不会有快乐的声音。
开始有刀子本体出现灰暗的裂纹。

 

春夜里。
已经是第二年,石切丸在被子里辗转难眠,思及许久之前的相遇。
那个清澈动人的活泼少女。
今日想起宛如梦幻。
她是真实的吗?
如果不是,那么孩子呢?
小孩子已经安睡,圆圆的脸颊上满是安心的笑,大概是做了“摸到了大俱利的可爱猫咪”之类的梦吧。
他不能够入睡,起身着衣,迷惘地望着那株她与他定情的樱树。
春日樱花烂漫,宛如嫩粉色朝霞一般明媚飘散,华丽晴朗的光透过枝头,遍染院落。
这漫天粉樱就是你我信物。
那枚宛如被朱砂染红过的许愿纸符无论是多少次打开,都是那同样的内容。
然而还是一次次打开,确认她的爱是否属实。
字迹渐渐地为风雨所磨灭。

话语渐渐无法听到了,就算是一声长长的叹息也好。
他看似风淡云轻,实则心急如焚。
主上已经是毫无消息,一个月,两个月......
灵力只靠他及几位初来的刀剑男士勉强支撑,早已所剩无几。
昨晚他依旧如此探访。
几位刀剑男士眼里全无光泽,仿佛不会醒来的木偶,见他来了,并不应声,艰难地偏转头看向他。
烛火还算明亮,越发显得寂寞荒凉。
礼貌地说过了夜晚的问候之后他回房去。

虽然多次无回音,但是......
神官衣着的他叹口气,执笔流连一封书信。
秋窗之旁,孤灯之下,这样的机会估计不多了罢。
疲倦睡去已经是凌晨时分了。
今天小孩子实在太闹,光忠只好发挥一下自己的特长,抱到自己的房间去。
他太疲倦了,确实。
还能生存多久他不知道。
只是竭尽全力支撑着。
大部分的刀都已经沉睡。
他什么都做不了了,于他们。
太郎早已在三日前的一个下午沉沉睡去不再醒来。
他还记得清楚,那日阳光出奇的好,万里无云,秋高气爽,新麦子的香味飘散很远。
他倚在阳光温暖的门廊,双眸仿佛还会睁开。
只是睡着了。
他想。
于是更加剧烈地想她。

 

 

他依旧写信,也没忘了打扫早已冷掉的短刀部屋和锻刀室。
短刀部屋是应该开开门了。
他费力地拽开门,门大概是多日紧闭的原因,很难拉开了。
难得干燥的阳光洒进来,暖融融的。
他把短刀的本体收在一个华丽的古董柜子中。
他不想打开,他知道。
是随着她的笑容一起来的孩子们,早已永眠。
即使是在明亮的月光之下亦无法回返。
然而打扫之后,仍然打开大柜子,将他们放置在近光处。
这样会好一点吗?
他记得她常常微笑着领着小短刀在这里玩一些游戏,和他们一起缝制柔软干净的棉花动物玩具。
晚上小家伙们也会抱着小动物睡觉。
其实也并不是小孩子了。
那么......为什么......?

......
他在日渐干涸的泛黄岁月里微笑着沉沦。

 

 

 

终于到了。
逃不掉了。
除了他,所有的刀剑都没能逃过那一场初冬的大雪。
他们死了。
......
或者说灵力耗尽。
或他们不愿离开。

 

 


他还活着。
意识模糊。
不再打扫房间。
等待着回信,亦或是最后时刻的来临。

 

 

 

 

 

他没能等到前者。

 

 

 

 

......
又是一个春日。
“非常惊吓对吧!这个孩子是我......”
“失礼。这个孩子被我们抱回来了。因为那几天本丸已经毫无生气......现在您回来是再好不过。”
交代一番之后。
“不知道......如何报答......这个孩子活下来都是因为你们的帮助......以后定会倾尽全力!拜托了!”
“一点牛奶之类而已,大家只是会和他一块玩一玩,没怎么费心的。”
对方非常温和地把孩子交还给终于归来的她。
是不远处另一个本丸的审神者,非常的美丽。
她那日遍体鳞伤地归来。
他们都不在了。
她静静地站在那里。

 

 

数日之后。
那位审神者无奈地望着两人。
三日月相当费力地给小孩子套上缩小版的衣服,嗯,一只小石切丸。
“是同僚的孩子,必须好好对待。”
他笑着。
孩子回家不过两个月就又要回来了。
亲生父母大概对他而言像是梦境之中的人吧。
这个小小的孩子,终有遗忘的那一天。
等到那时,透着明月光华的白樱花下,是否还会记得?
为了送他们一程而终病逝的母亲?
若说起那位英俊的父亲,就更是梦一般的人物了吧?
也好。
因为生死之梦本不会醒。

 

FIN。

 

 

 

 

 

 

 


深く暗より出でしは胧月 
深沉黑暗中浮现春夜朦胧之月
 
淡き金色の光 地へと届けたもう 
淡薄的金色光芒 洒落至大地吧 

 

薄红に染まる私は黄泉桜 
染上一层浅红  我是黄泉樱
 
今宵咲き乱れ彷徨う御霊 送りましょう 
今宵缭乱绽放的徘徊灵魂 由我送上一程吧

 

 
地に缚り缚られるその心を解き别れを惜しむ事なきよう 
愿紧缚於地上的心摆脱别离的不舍
 
美しき华咲かせ次なる旅路へ向かう彼等の饯に 
美丽的花儿齐开 为迈向下个旅程的他们饯别 


残されること叹きその未来を呪い悲しみの底沈まぬよう 
愿那对遗留的悲叹 对未来的咒诅不沉沦於悲伤 

美しき华咲かせ薄红色を今宵も彼等に届けましょう 
美丽的花儿齐开今宵也令这浅红捎予那些人们 


永き縁溃えた如月の顷 
长久缘分断绝的春季时分
 
春暁に旅立つ 我が爱し君よ 
我最挚爱的你 於春晓中踏上旅程 


地に缚り缚られるその心を解き别れを惜しむ事なきよう 
愿紧缚於地上的心摆脱别离的不舍 

美しき华咲かせ次なる旅路へ向かう君への饯に 
美丽的花儿齐开 为迈向下个旅程的你饯别

 
残されること叹くことも许されない私にひとつできる事 
连对这被遗留的命运都无法叹息的我 唯一能做到的
 
美しき华咲かせ薄红色を涙に代えて散らせて泣こう 
是令这美丽的花儿齐开 以淡红代替泪水飘落哭泣 


ひらり舞い散る花弁よ 遥か黄泉国まで 
轻飘飞舞散落的花瓣啊 直至遥远的黄泉国度
 
数多の心と共に 彼等の御霊を送りましょう 
与众多的心一同 为他们的灵魂送行吧 


残されし人の想いよ どうか沈むことなく 
被留下的人 请不要让思念蒙上阴影
 
散りゆく薄红色と共に 美しく咲き夸れ 
与那凋零的淡红 绽放出美丽的姿态吧 


永き縁が溃えた 远き如月の顷 
长久缘分断绝 那遥远的春日时分 

春暁に别れた 爱し君へ送る花弁を 
春晓之中道别 将花瓣赠与挚爱的你

 

薄红色に染まり行く 私は黄泉桜 
逐渐染上一身淡红 我即为黄泉樱 
美しき华散らせて 旅立つ君への饯となれ 
令美丽的花儿凋落 为踏上旅途的你饯别

 

 

 

 

这里百年,第一次写刀剑乱舞,请多指教!欢迎捉虫!

评论(2)

热度(5)